正在加载CSS信息.

| 我的首页 | 我的相册 | 我的概况 | 博客管理 | 博客首页 |

笑容天天见

周末杂记

晓荣 | 2016年五月23日, 11:28

周六,上午剪头发,新换的发型师还不错,剪完还模拟烫发给我做了个造型,有时间找他去烫一下,完事在旁边摄影室拍了签证照片。下午去找小花儿老师画那张京剧人物,很难很费时,小花儿不指导我自己根本画不出来,效果非常满意。晚上感到疲倦,早早入梦乡。

周日,老爸生日,和老妈一起采购,做饭,炖了排骨,炒了大虾,父母身体康健,心情愉快,我也安心。下午小睡一会,去找九爷改镜头,九爷家在西内曲径通幽的小巷里,家里干净整洁,不像他们拍的一屋子工具。从九爷家出来去看《杨门女将》,精彩程度超乎我的预期,好戏,加上国京的演员们深厚的舞台功底,可让我和小八大饱眼福了。晚上有些乏累,却不知怎的整夜都未能进入深度睡眠。

感谢小花儿老师在周末人多的时候还给我开小灶,感谢九爷帮忙。(^@^)


 (阅读全文)

: (

晓荣 | 2016年五月19日, 22:51

无意中翻到小沙子十年前的信,竟然抑制不住,山洪暴发。


就让我发泄一下吧,在自己的小窝里。

小岛

晓荣 | 2016年五月19日, 21:54

今天回来是突然间想起小岛多年前写的一篇博文,想再看看,却怎么也找不到了,难道是在写给我的评论里?


大意是说人总是孤独的,不管你是孑然一身,还是有爱人有孩子,在精神上永远是孤独的,爱一个人其实是很自我的一件事,是自己在体验和回味那种感觉,与他人无关。

作为同龄人,小岛有着透彻的人生感悟,又总是行云流水,文采斐然,这家伙有没有想过改行当作家?



《荒野之灵》Soul of the wild Grass

晓荣 | 2015年九月11日, 13:54

很喜欢的一幅蓝晒作品,收藏一下。


作者:张大力

 (阅读全文)

回归

晓荣 | 2015年九月10日, 14:56

2008.6.4-2015.9.10 离开的日子

 

回到阔别多年的地方,倍感亲切。

2008年,离开青蛙博客,关了无忌《从心开始》,七年,漫长,也短暂。

之后开了微博,用上微信,却怎么也找不到归属感。

重新打开这个页面,看到页眉拼接的小猪图案(有照相的,烦恼的,上厕所的,呼呼的),读着屏幕上温暖的文字,想起这个发贴有点复杂的小程序,每张图片编辑到长边670是最佳,还有那些久违的老友们,静静地陪伴,我眼眶湿润了。

昨天半夜Kelly说,青蛙博客,我要重新启用了,我说,我也要用,一起。

又相聚了,我亲爱的你们,笑容天天见:)

 (阅读全文)

骑单车的日子

晓荣 | 2008年六月04日, 23:09

骑车上学,骑车上班,骑车去寻找简约的快乐。

雨后的空气,细碎的野花,斜阳下长长的影子,是尘封的记忆,还是我充满柔情的想像?

歌曲:骑单车的日子
歌手:胡歌
专辑:出发


风儿,飘飘
云彩怀抱春光在
落地窗前暴走
感觉睡不着
有一种触动,总在心头敲


衬衫穿好,把门关好
撕掉膝盖留下的药膏
而你,能感觉到
一起跳动的细胞
你说骑单车的日子呀
喜欢轻轻哼唱着歌谣
喜欢对自己灿烂微笑
享受的每一秒
纯纯味道,难忘的逍遥
骑着单车逃离困扰,把梦寻找


你说骑单车的日子呀
喜欢轻轻哼唱着歌谣
喜欢对晴空灿烂微笑
烦恼全忘掉
樱花路上,尽情的翱翔
我们还有,曙光


记边城小镇茶洞(四)

晓荣 | 2008年五月08日, 23:31

从学校下来的时候,看见了几个可爱的笑脸。

短暂的玩耍我们已经建立了友谊,离开的时候,几个小脑袋恋恋不舍的为我送行。

每天除了老街,最喜欢的就是江边了。

晒渔网。

洗衣洗菜。

最多的是坐在客栈门口的大树下。

我在这里,独享一份春暮的安宁,这安宁而甜美的瞬间,却是一种流逝的奢华...

有时候什么也不愿想,不愿做,只是希望那片沉静和美丽会永远地在心间流淌。

擦身而过的一辆车,车窗里的大眼睛小姑娘像极了我儿时模样。

一时间恍如隔世。

翠翠岛

暮色降临,客栈的老板娘说,我划船带你去对面的翠翠岛去耍吧,六点以后不用买票的,白天要20元。

翠翠岛,因沈老笔下的那个女孩在这里发生了一个凄美的爱情故事而得名。它原是一个无名的江中小岛,终年静静地躺在清水江、白水河的怀抱里,安详自然。如同那个叫翠翠的女孩,在自己的情感世界里,始终怀有一份真诚、纯洁和质朴。

而今,它被开发成一个公园岛,令人感到索然无味。

这算是小镇开发旅游的最大一个败笔吧。

我只有在岛上看看翠翠的雕像,看看江对岸。

有一首歌

 夜深,翻看照片,仿佛自己还留连在湘渝边界,那个叫茶洞的小镇。

一直很喜欢这样一首歌,这样的感觉:走自己的路,去寻找心灵的寄托。

遥远的城镇 陌生的人
在春天的夜里我想念你们
夜风中传来了你们的体温
我知道你们善良你们单纯
回家的路上已燃起了灯
谁说我看不见未知的前程
一路上走过来没有人在等
每一处都是你们敞开的门

孤单的旅途我不觉得冷
背囊里装满了想你的温存
晨晨昏昏思念这样的认真
走一步近一步连心跳都动人

就让我走吧 马上就出发
到城市到乡村到有你的天涯
有欢笑有泪水有回荡的歌声
有曾经有将来有从容的一生


记边城小镇茶洞(三)

晓荣 | 2008年五月08日, 22:24

花垣县第三中学

原国立茶洞师范学校旧址。

我是无意中发现这所中学的,起初只是在小街旁发现一处很大的院所,走进来,看到有个蓝球场地和一些孩子,隐约觉得该是所学校,但又不见校舍。

沿小山坡上行的时候,听见朗朗清脆的读书声,然后看见了一些保存完整的古建楼,这几栋民国时期的建筑原来是一所学校旧址,已经停止使用,旧址旁扩建了几排新教室,学生们在上课。

我在学校里转了几圈,还站在窗外饶有兴致听老师们讲课,教室没有玻璃。

课间的时候,我就走进教室去和同学们聊会天,老师也很友好,我还担心打扰了他们的教学,他们却并不在意。

校办公室有个当兵复员的办事员,上下课的时候见他敲的钟形状很有意思,他说是个弹壳。

学校的旧址,是1941年国民党政府办的“国立茶峒师范学校”,现几经修缮和扩建,成为现在的花垣县第三中学。


院子里上劳动课的孩子们和玩耍的孩子们。

建在山坡上的校舍。

敲弹壳

乡村女教师。

办公室。

教室。


记边城小镇茶洞(二)

晓荣 | 2008年五月01日, 22:48

坐警车去茶洞

从吉首到花垣县的班车人不多,出了县城就上山,在颠簸崎岖的山路上,我们的班车驶出了惊人的速度,一路飞车前行,让我感觉好几次险些冲出山路。

终于在离县城3公里(实际上有6、7公里)的地方,车熄火了。司机说有两个选择,要么等下趟班车,大概半小时,要么步行去县城,也大概半个小时。

我选择了徒步,与其等待,不如自己走路。

走了很久以后才明白,路,非常远。

还好心情不错,想想一天几十公里咱也走过,这区区几公里难不倒我,正想着,后面一辆警车停了下来。

车里有两个警察帅G,问我去哪,怎么不坐车要走路,我说班车坏了,我要去花垣县城,坐在副驾的GG挥挥手让我上车。

想想还是头回坐警车,还好只是这种搭车状态(^@^),我问警察GG茶洞有多远,好不好玩,司机GG说:哟,去采风啊,还是文人哦~

聊天中得知,他们俩都是湖南人,公路巡警,说我能够这样出来游山玩水,很羡慕我的洒脱,还说他们巡逻如果到茶洞就好了,直接捎我过去。

我连说谢谢,能搭这一段已经非常感谢了,他们送我到了去边城的汽车站。还给我留了个电话,说有麻烦可以找他们帮忙。

下车的时候用GR1V连人带车掐了一张,想想还是不贴了。至此,我对湖南的警察GG留下了较为良好的印象。

40分钟后,抵达茶洞。


沿江公路走到尽头,穿过这个石洞,就是古镇了,这是我对茶洞的最初印象。


官路大桥

“由四川过湖南去, 靠东有一条官路。 这官路将近湘西边境到了一个地方名为 “茶峒”的小山城时,有一小溪,溪边有座白色小塔,塔下住了一户单独的人家。这人家只一个老人,一个女孩子,一只黄狗……”

这是《边城》开篇的介绍。

现在连接三省的官路,是这座大桥,入湖南方向是一座新修建的城楼,入重庆方向是写有“渝东南第一门”的牌坊。

这座漂亮的官路大桥,连接起了渝东、湘西、黔东北三个地区,我叫它“边城大桥”

小镇上的暴力事件。

小镇闲逛。

去洪安赶场

到达茶洞那天,听小镇上的人说第二天洪安赶场,一早便坐拉拉渡去洪安。

茶洞和洪安的赶场是挨着的,每隔五天先是茶洞的大场,次日为洪安的小场。

在老街上碰到这个奶奶,最初她打量我的眼神有些异样,当我用四川话问她赶场怎么走时,她笑着向我指到,沿着公路那条街向下走就看到了。

洪安的小集确实不大,只有零散不多的几个摊位。

每年回到四川,都喜欢逛菜场,总觉得那些蔬菜特别新鲜水灵。

每次从成都返京前,都要先去菜场,采购一些教头、嫩姜、豌豆尖之类的带回家。


《绽放》

晓荣 | 2008年五月01日, 18:02

湛蓝的高空似乎载不动任何飞翔的翅膀,洁白无暇的云朵就要从那里掉下来,绿油油的树木,干净的石阶,还有三色的佛墙与灵塔,金黄色的殿堂、铜顶,都掩映在佛门之内。

是不是允许我要迎风流泪,虔诚的跪下,把细小的爱,寄存在这里。为你要从我生命的罅隙里流水一般闪亮地到来、相聚,或是远离。我要深深忏悔,我等了这么久,到底算是时间太长,还是我出发得太迟。我要把我所有的愿望和期盼都一一陈列在那里,像纯洁的阳光或是光滑的石头一样温暖、面带微笑,或是终将化为落寞的一些尘埃。

然而我要活在你心里,对着某一处熠熠夺目,像火苗一样在墙壁上燃烧的六字箴言,我一遍又一遍在心里默念,要让你在我今生经过你的时候回眸,并面带微笑地停下来,哪怕光阴为此只停留一秒。我要让佛光笼罩,我的愿望生满白色的触须,最终要把自己的爱就像鲜花一样盛开在灵魂寂寞的角落,哪怕成为容易被忽略的风景。

在扎寺,如果只有一张照片,我想会是这张。


记边城小镇茶洞(一)

晓荣 | 2008年四月28日, 20:48

告别京城四月的艳阳天上路时,有些淡淡然的惆怅,但我心飞翔,总是愉快的。

湘西的很多地名在脑海里浮现,我也不能确定会喜欢哪里,会在哪里停留。


计划行程:凤凰古城及周边苗寨——吉首附近的矮寨和德夯——茶洞(不确定)——洪江古城

实际行程:凤凰古城——茶洞及洪安——洪江古城

而实际上大部分时间都泡在了茶洞,住下了,就不想离开。


凤凰古城

凤凰的商业化虽已是众人皆知了,我还是准备去看一看,就算开发得如丽江那般游人如织,当喧嚣散去,相信也还是有它值得品味的地方。

然而凤凰终是让我大失所望,这里已经变成一个极度嘈杂烦乱的旅游风景区,我体会不到传说中小城古镇的风韵。

呆在这里,只会更心乱,我必须以最快的速度离开,然而我要去洪江,还是去德夯,或者直接去茶洞?


茶洞——洪安

小时候把《边城》读过一遍又一遍后,开始幻想,遥远地方的某个角落,有个清秀山村,古朴小镇,那里会是怎样的祥和、宁静、原始,会是怎样的一个世外桃源。

若干年后的今天,我终于可以背上行囊,独自寻访这个小镇。

告别凤凰,辗转了N多趟车来到茶洞时,身心有些疲惫,其间还搭了一段顺风警车。

而几乎是在到达的同时,我就爱上了这个地方。我也终于知道,沈老书中描写的边城原型,原来真的存在,真的保留至今,真的如此动人。

一条清水江隔着湖南的茶洞古镇和重庆的洪安古镇,还与贵州松桃县接壤,江水悠悠,陪伴着人们一代又一代恬静而安然的生活。

两岸三地人民同饮一江水,共赶一个场,齐唱一首歌,世代唇齿相依。

虽然身为异乡客,但小住几日后,却已然如镇上的住家一样闲散安逸,我感到前所未有的舒适和放松。

清澈的江水,远山的剪影,湾泊的小船,深深的雨巷,淳朴正直的人,我驻留在这个远离都市文明的古老小镇,怡然自得。

回家后还接到客栈老板的短信:远方的朋友欢迎你再来,下次过来吃住全部免费,到时候我们再痛饮个一醉方休!!


洪江古城

要从怀化返程,所以还是决定去洪江看看。怀化至洪江,沿沅江蜿蜒而行的风景着实不错。

和茶洞浓郁的生活气息相比,洪江古城显得有些冷清。

在和风细雨中,我踏着蜿蜒纵深的青石板路,参观了很多会馆、衙门、客栈、票号,还有那极具特色的窨子屋。

始终没有融合进古城,也就没有过多的拍摄欲望,想起来时班车司机极力推荐山上的大兴禅寺,说是明末建的,于是打了个摩的上山。

这庙宇果然建在了嵩云山的风水宝地处,寺宇气势宏伟,流金溢彩,供有千手千眼观音和无意祖师,相传祖师殿供像系肉身成佛,寺内香火鼎盛,相比古商城,这庙宇更值得一去。



茶洞相关资讯:

1、可从湖南或四川两地进入茶洞,湖南吉首——花垣县——茶洞,四川重庆——秀山——洪安,都有班车到达;

2、茶洞食宿:建议住在江边的小木楼,选择临江房间。推荐我居住的北门客栈,老板赵景国,电话13787931537。可在客栈和主人搭伙吃饭,也可去江边的“重庆农家乐”就餐,饭菜可口,电话13574301036。
或者逛累了在小镇上吃米粉和烧烤。

3、茶洞依山傍水,是值得慢慢体会的小镇,建议小住几日,可感受到赶场、祭菩萨等热闹场面;

4、茶洞拍摄游览:除沿江小路、古镇老街,以及山顶的天王庙,最值得参观的是茶洞第三中学(原国立茶洞师范学校旧址),完整保存了民国时期的青砖校舍。

5、洪安拍摄游览:可从茶洞坐拉拉渡过去洪安的老渡口,拾阶而上是洪安镇老街,有些文革前的老建筑保存完好,一些古木屋的门窗别致,是洪安最有特色的一条街。沿江有条滨江路风景也很好。

6、当地特产:除了腊肉、老酒,赶场时候可买些茶洞产的辣椒和茶叶,小镇新开的邮局可办理邮寄业务。



拍摄相机:X700 GR1V 3.5F

拍摄胶卷:APX100 ERA100 ACORS100 TRIX400 RDP3 FUJI200

大部分是黑白片,冲卷未按时间顺序,贴图也就不按顺序了。


2007,我们进藏(九)

晓荣 | 2008年四月21日, 09:20

最后一抹阳光隐去,风起云落,翻卷浮沉,那酝酿已久的心事,在小河的拐弯处不小心撒了一地。

河滩,水面,一些高矮和颜色都不同的树。没有马匹,没有房屋,也没有牧羊人的狗,只有风吹过水面的涟漪。

天黑前,小河有敞开的秘密。


泡在边城小镇的幸福生活

晓荣 | 2008年四月07日, 18:41

迅速离开凤凰是明智的。

辗转了N多趟车来到边城小镇茶洞,甚至还有段搭警车的经历。

这里没有让我失望,这里正是我想像中的边城,是一个让心安静的地方。

一条清水江隔着湖南的茶洞古镇和重庆的洪安古镇,江水悠悠,陪伴着人们一代又一代的安逸生活。

选了江边的小木楼住下,推开小窗,暖风拂面,看江边的人们洗衣服。江对面是翠翠岛。

今天听说洪安有赶场,一早坐了拉拉渡过去凑热闹,开始他们都用异样的眼光打量我,我边拍边用家乡话和他们聊天,于是那仅存的一点隔阂就在我的一笑间消失了。。

是继续泡在这里直到假期结束,还是住上几天后去洪江,是我想了又想的问题。

带的胶卷和进藏时的差不多,却已经快拍完了,呵呵。


保安寺街

晓荣 | 2008年三月30日, 14:22

《顺天府志》上说:“保安寺,明正统年间立,在宣武门外保安寺街。嘉靖二十六年重修,碑一,郭秉聪撰,街因寺名。又有玉皇庙,顺治十八年,大学士成克巩撰碑。”一条胡同里有两座古寺,不大容易。难怪清时的很多文人,都愿意住在那里扎堆儿。

当年保安寺街有古井,有梧桐,院子里有紫藤,有木芙蓉,风光不同寻常。查慎行有诗:古井再经愁雨塌,旧交重聚得天怜;明灯照壁何愁蝎,绿树当门定有蝉。这样的雨巷闪烁明灯、绿树掩映古门的画面,不是得油画才好绘出的吗?施愚山诗:踏月夜敲门,贻诗朝满扇,那种月光也好,朝霞也罢,洒满保安寺街的光线与光斑,跳跃着,明灭着,扑朔迷离,我们的水墨怎么好渲染?

这样一条古色古香的胡同,说拆就要拆了。拆了,就彻底地没有了。

想起曾朴在《孽海花》中写道当年李慈铭住在保安寺街时,在自己家门口撰写的一幅门联:保安寺街藏书十万卷,户部员外补阙一千年。李是光绪六年的进士,他住在这里的时候,当然可以有藏书万卷,现在无法和那时相比,但是胡同的房子一下子就落到论堆儿撮似的说拆就一片片拆的地步,也实在让人伤感。

当年朱自清先生路过保安寺街时,想起这幅门联时候曾说:“现在走过北平保安寺街的人,谁知道哪一所房子是他住过的,更不用提屋里怎么个情形,他住着时是怎么个情形了。要凭吊,要留连,只好在街上站一会儿出出神而已。”

我们也只好站在那儿出出神儿。

3月22日,我和安安的4X5合影,宣外保安寺街。摄影:老弥


幻影

晓荣 | 2008年三月15日, 20:38

反复的梦,反复的幻像,亦或是真实:

走在宝鸡的机场路上,我不停地走,去寻找记忆中的擀面皮。

坐在晋祠回太原的公共汽车上,夕阳很暖,路过大桥时水面泛着金光。

我在一列火车上空飞翔,我总是很能飞,时而在树梢上停留,时而穿越隧道,像电影里那样。

我结婚了,而我充满恐惧,我根本不想结婚。我还怀孕了,有那么几次,和我剪了奇异发型的次数差不多。

冲古寺的活佛给我系红绳子,告诉我:孩子,你看见的闪电地图是吉祥天相,保佑你一路平安。醒来,绑在床头的那条红绳轻拂我的脸庞。

那个熟悉的ID跳上MSN,头像是一朵盛开的荷花。有很长一段时间没做这个梦了。



Powered by pLog 0.3.2
Design by Blog.lv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