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青蛙论坛 » 青蛙摄影论坛 » 驴行色坛
用户名
密码
帮助 会员 日历 标记论坛为已读

回复
 
主题工具 显示模式
旧 10-13-2002, 16:55   #1
piloteer
注册用户
 
注册日期: Apr 2001
来自: shanghai
帖子: 6,394
精华: 1
时空交错的旅程-我在埃及18天

9月21日 上海——阿姆斯特丹——开罗

梦想起飞的日子

早上5:30起床的时候爸妈都还没醒,洗漱后胡乱吃了点东西作早餐。可能是因为睡得不好,感到很不舒服,不过我没放在心上,今天是我盼望已久的日子,我知道没有什么事会阻碍我的行程的。
6点钟,爸爸送我坐上出租车,临开车前给了我一个拥抱,我很珍惜这种感觉,毕竟再回到自己温暖的家将是18天以后,谁知道这段时间会发生些什么呢?一个人去埃及,笑着对家人和朋友们说“别担心”,并不是因为胸有成竹,更多的原因是想安慰他们,顺便也给自己一点信心。那个遥远的国度,有迥异的习俗,有陌生的信仰,无数未知的事情正等待着我,说一点也不担心是假的,然而她对我的诱惑实在是太大了,以至于让我不顾一切地想去靠近她。
许多年以前,在纽约的大都会博物馆,爸爸把我带到一个长着人头的狮子面前,于是我认识了狮身人面像,也认识了它的故乡——埃及。至今还珍藏着当时那张相片,上面有小小的我和小小的狮身人面像。再长大一点,知道了更多关于埃及的故事,图坦卡门和尼罗河女儿、摩西、拉美西斯、克里奥佩特拉和凯萨……他们串起了我心中的一个梦想。
记得去年和朋友一起看Mummy II的时候,我心里想的不是和剧情相关的事,而是我这辈子一定要去一次埃及,实现我的梦想。不过那时的我,总还觉得这是一件太遥远的事。直到有一天,听一个在国外留学的同学说起要去埃及,我才忽然把“去埃及”和自己连在一起,也许真的可以试试呢。接下来的一年我都在很努力地尝试,时间、金钱还有旅行资料这些我自己都可以解决,最大的问题是签证。从无望到希望,从希望到失望,我一次次地接近埃及,又一次次地远离她。直到今年8月底,奇迹终于降临在我的身上,爸爸的埃及朋友说我对埃及的热情感动了他,也许吧,反正我现在真的相信生命中是会有奇迹的。
早晨路上车很空,6:50就到达浦东国际机场,因为在车上睡了一觉,感觉不那么难受了。我今天搭的是荷兰皇家航空的班机,因为要在阿姆斯特丹转机,许多往欧洲国家的旅客也搭这班飞机,check in 柜台前的队伍排得老长老长,而且都是大包小包的,像我这样只背了个小背包,倒显得有点奇怪。我原先是打算买土耳其航空的机票的,谁知道8月底订票的时候就被告知9月28日以前的位子只能排候补了,为了不要在机票这种“小事“上阴沟里翻船,我不想冒这个险,所以就多花了1千多块买了荷航的票。
在一大堆人当中不知排了多久的队,终于轮到我,这时才发现柜台上放着张纸,说是很抱歉因为飞机晚到的原因,今天的航班要晚点3小时,航空公司为此送了25元的餐券。出海关后,我只好无聊地在候机厅里游荡,居然让我发现一个投币式电话,正好用刚才出租车司机找给我的一块钱打了个电话回家。后来又去机场餐厅吃了个三明治,然后就只能坐着发呆了。呆了一会儿,忽然听到有人在说“埃及“,我的敏感神经一下子被触动了。原来是候机厅里的电视在放凤凰卫视的千禧之旅埃及段的片子,真的是很巧呢,近一年来我身边会冒出各种和埃及有关的东西,明知很牵强,却还是在心里把它当作是自己埃及的一种缘份。J还傻傻地想:如果我不赶快去埃及,真是太对不起老天爷的这些暗示了。而现在看着屏幕上反复播印的画面,我还是需要深吸几口气才能确定自己不是在梦里,确定自己真的就在去埃及的路上。
巨大的波音747终于在11:15载着我和我的梦想起飞了,一路上我睡睡醒醒,醒了就吃,所以一点也不觉得时间过得慢。当地时间15:45(北京时间21:45)抵达阿姆斯丹机场,等到18:40再搭往开罗去的航班。飞机上很冷,人也觉得很累,想睡但总睡不舒服,其间吃晚餐,不习惯口味,只吃了少许。硬撑了5个小时后,于当地时间1:15(北京时间6:15)抵达开罗,距我离开家正好24小时。
出关处非常拥挤,几百多号人只有4个关口,过了半个多小时才排到我,结果那关员一看我的护照就说要check,让我到边上等。我有点着急,因为爸爸的朋友Dr.H正在外面等我,飞机已经晚点,又耽搁了那么多时间,现在这一等要等到何时呀。再跑到边上一看,坐着等check护照的全是中国人,这让我有点不高兴,就去问另一个关员,到底我的中国护照有什么问题。他倒好,给我一个灿烂的笑容:没什么,就是check一下,5 minutes!我知道埃及人的5 minutes意味着什么,不过那个笑容让我不好意思发作,另一方面也不想刚到这里就生气,所以暂时忍住,安静地回到边上坐下休息。好在5分钟不到,就有人拿着我的护照出现了:OK了,你走吧。
见到Dr.H夫妇时,他们已等候多时了,非常热情,让我感到很不好意思。他们开车送我去艾因夏姆大学的招待所,路上不时向我介绍所经过的机场大道.新开罗.无名英雄纪念碑和中国援建的会展中心等等。招待所房费每晚77.8LE,严重超过我的预算,不过条件很好,也算物有所值。Dr.H替我买的到阿斯旺的火车票是232LE的,超支更严重,我猜他买的一定是卧铺票,不过现在也只能笑纳了。我们在房内讨论我在开罗和以后几天的行程至3:30,并约定早晨8:30Dr.H来接我。他们走后洗漱整理至4点睡觉,我在埃及的旅程就这样一种疲劳与亢奋交织的状态中开始了。

http://newbbs4.sina.com.cn/living/v...345354&kindid=0
piloteer离线中   回复时引用此帖
旧 10-13-2002, 19:41   #2
越野饼干
模糊派掌门人
 
越野饼干的头像
 
注册日期: Sep 2002
帖子: 1,147
精华: 0
还没后文出来?
__________________
http://www.zgor.com/65/image/index_3.gif
http://shimg.focus.cn/upload/photos/10620/gO4JuNfi.gif
越野饼干离线中   回复时引用此帖
旧 10-13-2002, 21:21   #3
piloteer
注册用户
 
注册日期: Apr 2001
来自: shanghai
帖子: 6,394
精华: 1
我发现,凡是mm,没有一个不中埃及毒的

难道是因为那绝世的克里奥佩特拉
piloteer离线中   回复时引用此帖
旧 10-14-2002, 22:44   #4
piloteer
注册用户
 
注册日期: Apr 2001
来自: shanghai
帖子: 6,394
精华: 1
9月22日 开罗

仰视法老的开罗

7:30被送早餐的敲门声叫醒,早餐的内容很丰富,一堆面包和黑豆、两个鸡蛋、还有奶酪之类的东西。我在窗前坐下,才发现窗外正对着一个大花园,园中巨大的合欢树冠如华盖,树顶开着如云般的粉色花朵,一切在早晨的阳光中都显得那么宁静。埃及,我真的来了!
8:30Dr.H准时来接我,后来他才告诉我,他太太非常惊讶我居然没有睡过头。先随他去单位办事,因为我要在埃及逗留一周以上,所以要拿护照去警察局登记,为省去我的麻烦,就请他们单位负责安全的同事帮我去办。接着去银行换了300美元(*4.58=1374LE),因为听说把埃镑换成美元很麻烦,所以没敢多换。
Dr.H说今天要让我看看法老的开罗,包括埃及国家博物馆和金字塔等,这些也是大多数人来开罗的主要目的地。法老的开罗是怎样的,我一时还无法体会,但现在我眼前的开罗,恐怕只能用“拥挤”来形容。马路倒都挺宽的,但路上不分车道地满是车辆,坐在车上的感觉真就是“游车河”,奇怪的是居然还“游”得挺快,并没出现在上海那样堵在路上半天动弹不得的情况。博物馆在市中心,从我住的地方过去只花了20多分钟,但在一个巨大的露天停车场找车却用了10分钟,Dr.H把这全都归咎于开罗的私家车太多。
埃及国家博物馆是一座外观毫不起眼的二层建筑,不过四周里三层外三层的持抢警察足以证明它的不凡之处。这一方面是因为馆中所收藏的十万多件珍宝价值连城,另一方面也因为埃及政府非常重视游客的安全,只要有外国游客的地方,都会有旅游警察的保护。在随后十几天的行程中,我几乎不用担心找不到景点之类的事,只要看见成堆的警察,就一定是旅游点的所在。
在经历了与飞机安检差不多严格的一番检查后,我才得以进入博物馆内部,让人有点意外的是里面居然连空调也没有,所有展品包括几千年前的木乃伊在内,都摆放在常温下供人参观,似乎一点也没考虑过会因为温度湿度等方面的因素而使展品遭到破坏。我想这肯定不会是因为管理者不重视或是资金方面的原因,可能在埃及的干燥气候下,根本就无需担心这样的问题吧。这么多几千年的文物能以如此良好的状态保存至今,固然是因为古埃及文明自身相当发达,但埃及得天独厚的气候条件同样功不可没。
我流连于这些千年古物中,让自己像一块海绵一样尽力汲取其中的精华,但很快就发现我这块小海绵根本连这片历史之海的千万分之一都无法吸尽。从巨大但又不失精美的石棺,到造型逼真且保存完好的木船,还有反映古埃及人们日常生活的陶制模型,以及经历了两三千年却依然色泽鲜艳的纸草画……对于法老的埃及,除了仰视之外我别无他法。
二楼陈列的图坦卡门的宝藏可以说是埃及国宝中的国宝,这个生前并无多大建树的年轻法老,却在去世3300年后成就了一个考古大发现,也带给人们对于辉煌古埃及的无限憧憬,一个早逝且无甚功业的法老墓尚且如此,其他鼎盛时期君主的陪葬品也可想而知了。
并不宽敞的走道里摆满了图坦卡门的陪葬品,原先层层相套的黄金棺材被由大到小一字排开,加上慕名而来的游客,把这里挤得水泄不通。大到当年图坦卡门出外打猎时用的木质折叠床,绘有他与妻子画像的金色宝座和他9-13岁时所用过的三个宝座,装有他肺胃肝肠的四个精致容器,小到至今仍封存着香精的美丽瓶子,用雪花石制成的透光灯罩,甚至是法老穿的内裤,都让人能难以把它们同3300年的历史联系起来。
图坦卡门黄金用品的展示厅里人头攒动,有很多如项链、权杖之类的金饰品陈列其中,人们在这片流光溢彩中发出一声声惊叹,不只是诧异于当时帝王的富有,更多的是折服于那些能工巧匠的高超手艺吧。在这里,我终于见到了那个传说中的黄金面具,它将年轻主人的俊美面容真实地展现在后人面前,也给人们留下了无限遐想的空间。我这个年纪的女孩子应该有不少都看过《尼罗河女儿》,这部日本漫画的画法并不算特别出色,却曾经风靡一时。它说的是一个日本女子穿越时空与图坦卡门相恋的故事,就像是女生版的《寻秦记》,其中还穿插了很多关于埃及历史、地理的介绍,对于正处于寻梦年年的女生来说,也算是上了埃及学的重要一课。
皇家木乃伊厅是参观埃及博物馆的另一重头戏,40LE的门票足以证明它的价值,里面住着七八具皇室木乃伊,最著名的当属拉美西斯二世。古埃及人认为既然“太阳下山明朝依旧爬上来”“花儿谢了明年还是一样的开”,那么人死后也一定能有重生的机会,所以他们非常重视保存遗体,以便灵魂归来的时候能够找到自己的躯壳。从法老到平民,死后尸体都会被做成木乃伊保存,只是平民木乃伊的制作质量比不上法老等贵族的,所以我们现在能看到的大多是法老们的。见到拉美西斯本人时的感觉非常神奇,这个给我们留下无数壮观建筑和雕像的法老静静地躺在那里,因为去世时已年过百岁,加上木乃伊缩水的缘故,看上去只是一个干瘪的小老头,他有金色的卷发、发黑的皮肤和留得长长的指甲。天呐,这一刻我和他近在咫尺。
离开博物馆时,我觉得脑子被塞得满满的,看了看时间已经是1点半,想起胡夫金字塔每天进入人数是有限制的,才忽然紧张起来,问Dr.H是不是今天肯定进不了金字塔了。他说他进去过,感觉里面一点也没什么看头,不进也罢。金字塔所在的吉萨县原先算是郊区,现在已经与开罗城连为一体。宽阔的金字塔大街两旁商店林立,我们是在路边的一家KFC吃午饭的,味道和价钱都和国内差不多。
两点多,我看见金字塔,又过了十几分钟,我才真正来到它的脚下。两百多年前,拿破仑站在这里的时候说:"From atop these pyramids, forty centuries look down upon you."现在我站在这里,可以触摸它,可以攀爬它,一时之间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Dr.H说恭喜你,多年的梦想终于可以实现了,我点头,不停地点头。
为了满足我钻一回金字塔的愿望,Dr.H带我去不限参观人数的第二金字塔。我们走的入口并不是原有的,而是考古学家进入时所挖的通道。通道很矮,进去的时候需要先弯腰向下走一段,再弯腰上行,才走到一个面积30多平方、高约3米的房间,房中空空如也,只有一个空石棺。我们虽然都觉得很热,但没有气闷的感觉,显然金字塔中有非常好的通风系统。不知是不是为了安慰我,Dr.H说这里比胡夫金字塔内部空间大,而且可以走的通道也长很多,我想这应该是因为胡夫金字塔中还有许多未探明的通道或墓室的缘故吧。
接着去看狮身人面像,又去远处一块高地,那是唯一可以把三座金字塔拍进一张相片的地方。实际上这附近可以看到的金字塔不止三座,只是其它的塔太小,所以都被忽略了。至此为止,我的吉萨之行可算是梦想成真,我看到的一切都和我梦想中的一模一样,但胡夫金字塔前的太阳船博物馆真是给了我一个惊喜。那只在金字塔边发掘出的大木船,长约30米,造型优美,做工精细。我不想年纪轻轻就搞得跟祥林嫂似的,但我还是要说:真的很难想像这是4000年前的作品。
回程的时候原想去Suquara看阶梯金字塔和曲折金字塔的,这两座金字塔可以让人更好地了解金字塔的演变过程。可惜等我们抵达的时候已经超过5点,停止参观了,我只好爬上路边的大石头,远远的和它们打了个招呼。好在我今天已经感觉很“饱“,所以并没有太失望。加上从吉萨到Suquara是沿着一条小河前进,一路上到处都是高大的椰枣树和绿色的田野,也算是尽览埃及农村风光,没有白走这一趟。
回到招待所时天已经黑了,入夜的开罗居然非常凉爽,坐在花园里吹着晚风,积累了一天的疲劳一扫而空。与Dr.H和他的朋友Dr.N聊天至9点多,其间有一对新人在花园的大树下举行订婚仪式,载歌载舞,非常热闹。我只稍稍看了一下就回房睡觉了,今晚真要好好地睡一觉,不知今夜我会不会梦见图坦卡门呢。
piloteer离线中   回复时引用此帖
旧 10-27-2002, 16:51   #5
piloteer
注册用户
 
注册日期: Apr 2001
来自: shanghai
帖子: 6,394
精华: 1
9月23日

走进开罗人的开罗

早晨一起床,就开始为昨晚在花园的乘凉而感到后悔,因为我的手指、脚趾上被蚊子咬了无数包包。埃及伊蚊不愧为蚊子中最著名的品种,咬的位置大多在指缝之间,而且咬后呈现出教科书式一洞一包的完美形态,稍一碰到,立刻奇痒无比。我一边不停地抓手抓脚,一边在脑子里温习今天的计划:撒拉丁古城堡、Khan Al-Khalili市场、Manyal Palace和Old Cairo的宗教混合区。Dr.H非常赞赏我今天的安排,在他眼中似乎这样一个伊斯兰的开罗的魅力远胜于法老的开罗。可能对于今天的开罗人来说,那些过去居住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所留下的遗迹的重要性远逊于现在他们所拥有的这个城市吧。
约8:15出门,步行至不远的机场大道,准备坐出租车去古城堡。Dr.H告诉过我,这段路大约需要7LE,先和司机谈好价钱再上车,谈不成不坐就是了。他反复向我强调埃及人是非常热情友好的,有时会有做生意的人乱喊高价,但那不是怀有恶意的,只是他们认为去埃及的外国人都是有钱人,多给点钱是应该的;还有少数人会不找给你零钱,但那是因为他们误以为这是富有的游客送给他们的钱,如果你向他们要找零,他们肯定就会还给你,不会赖的,当然最好还是自己身边多备零钱,省得麻烦。
我谨遵Dr.H的教诲,以6LE找了辆车,司机除了能用英文说数字外,就只能说阿拉伯语了,好在我在地图上指出地方之后,他立即做出一个“我明白”的表情。可是10分钟后,当他停车示意我到了,我却发现他根本就没明白。车停的地方是一个小型的广场,前方有一座漂亮的清真寺,广场另一边是一排店铺,广场边还三三两两地坐着些旅游警察。我运用自己丰富的想像力推测这是Khan Al-Khalili市场,不过算了,反正这里也在今天的计划之列,和一个语言不通的人争辩也不见得有用,既来之,则安之吧。
通过旅游警察之口,我证实了这广场正是Islamic Cairo的中心,边上就是著名的Khan Al Khalli。因为那清真寺的样子实在很好看,我就问警察我能不能进去,他点头,指指边上一个小门,说是专门给妇女走的,不过我得把头发全都包起来才行。我身边没有头巾,用衬衣包头又未免太过怪异,只好过其门而不入了。而Khan Al Khalli里店铺基本上都还没开门,显得冷冷清清,我在这里转了一小圈,发现野猫、野狗倒是很多,把我吓得落荒而逃。昨晚Dr.H跟我说开罗最热闹的时间是夜晚,尤其是这里,更是越晚越热闹,现在早上9点都还没到,我想还是等到晚上再来光顾这里比较好。
于是又找警察同志,询问去古城堡的方向,结果他说你打车去吧。我看看时间还早,就问他我用走的行不行。他很惊讶地看着我说:那起码要1个小时才够。我不死心,又找了个坐在路边的人问路。开罗人真的都很热情,虽然他们中的大部分人不会说英语,但一定会帮你找到一个懂英语的人来解答问题。我就在一大堆好心人的指引下重新回到机场大道,不到20分钟就看见远处山丘上的拱形屋顶和高耸的尖塔,心中大喜,手忙脚乱地穿过车来车往的马路后拐上小山丘,沿着城墙走。城墙脚下是一片真正的伊斯兰居民区,没有旅游警察,也没有路标,只有闲坐在路边吸水烟的男人们,还有羞涩地对我说着“Hello”的小孩和一群对我吹口哨的back street boys。这里的民房看上去和开罗大多数的楼房一样,很破旧,看上去好像“烂尾楼”一样,红砖还露在外面,最上面一层通常是只有框架,甚至连顶都没封。我在小巷中穿行,几乎绕城一周,却始终不得其门而入,就在我快要绝望的时候,终于看见几个警察,也看见了古城堡的入口。看看手表,果然已经走了1个多小时了。
这座古城堡是埃及被土耳其统治时的政治、军事和行政中心,距今有800多年的历史。城堡占地面积相当大,城中有四座博物馆、四座清真寺和旧时的皇宫。我原先一直以为其中的穆罕莫德·阿里清真寺是那位伊斯兰教先知所建,看了门口的介绍才知道是同名的土耳其国王主持下的作品,寺的历史也只有200年不到。不过这座清真寺本身的魅力并未因此而减弱,锡制的圆形屋顶旁,6座召唤教徒用的宣礼塔直插蓝天,浓郁的伊斯兰风情扑面而来。我没有急着进寺参观,站在城墙上,正好可以俯瞰整个Islamic Cairo,灰蒙蒙的民居中点缀着大大小小清真寺的尖顶,让人很容易联想到在其中某个不知名的街区,一千零一夜的故事正在上演。
进入穆罕莫德·阿里清真寺照例需要脱鞋,门口还备有可以把人全身盖住的披风给衣着过于暴露的女性。由于那位土耳其国王被埋葬于寺中,所以民众已经不来此祷告,变成一个纯粹的景点。一进入大殿就被从屋顶开始一层层挂下来的千盏透明玻璃灯所吸引,灯泡的亮度不高,柔和的灯光交相辉映,让浮躁的心一下子沉静下来。大殿中有不少旅游团在导游在带领下席地而坐,不过因为寺的面积相当大,所以一点也不显得拥挤。我也拣个角落席坐下,抬起头,看着天上繁星般的灯光。不时会有悠扬的颂经声在耳边回响,那是导游在向游客介绍高达52米的拱形屋顶所具有的良好的回音效果,确保阿訇颂读可兰经的时候,寺中的信众都能够听清。清真寺中是不供奉人像的,只是大殿一侧有一块凹进去的地方,那是麦加的方向,边上还有个楼梯,通向阿訇讲经的讲台。我的爱发呆的老毛病又犯了,居然在这人来人往的地方发了很久的呆,才依依不舍地离开。
城堡中另有军事博物馆和警察博物馆等,我对展览的内容不太感兴趣,但其建筑还是值得一看的,前者曾是王宫,后者坐落于一个半地下的遗址边。出城堡时已经12:30,在门口找了辆出租车去城中心的Manyal Palace(13LE)。这是过去一个王子的宫殿,高高的围墙里绿树成荫,倒是个避暑的好去处。宫里有个Hunting Museum,放着很多动物标本,没什么特别好看的。倒是王子住的一幢两层小楼,内部装饰使用各种色彩鲜艳的马赛克,家具表面镶嵌着贝壳,是典型的伊斯兰风格。
从地图上看Manyal Palace附近有地铁,离开后便按图索骥,找到地铁站。售票窗口人头攒动,不排队,谁先挤进去谁买。等我挤上去后,用英文加地图比划了半天才买到票,很便宜,只要0.5LE。开罗的地铁很旧,车厢是不密封的,而且有很大一段都在地上行驶,倒更像是电车。坐地铁的人很多,但每次有座位空出来,都没有人会去抢,大家很自觉地环顾四周,让年长者或是妇女坐。说真的,今天大半天的行走,让我对开罗人留下非常好的印象:在街上有身材臃肿的老年妇女走不动,会有三四个人上前扶她。我对穆斯林了解不多,不敢随意评论,但发现他们之间的和睦友爱可能却是我们所不及的。常常会看到两个人在握手寒暄,好不亲热的样子,实际上他们只是刚刚认识或是问路而已。对了,埃及人非常喜欢握手,来这里以后,我每天都要跟人握手N次。
地铁虽旧,速度倒不慢,很快就到了Old Cairo。这里是开罗的宗教混合区,住在这里的Coptic人信奉基督教,据传当年基督耶稣和圣母玛利亚曾从耶路撒冷来此避难,因此有几座非常古老的教堂。Dr.H盛情推荐我来这里,是为了向我证明伊斯兰教并不排斥其他宗教,是非常宽容和尊重别人的,果然一出地铁站就看见好几座建筑物上竖着十字架。
进入一座小院门,发现正对着一段木楼梯,楼梯尽处已是教堂内部,里面古色古香, 全是木结构,但除此之外我就没发现什么特别之处了,后来才知道这是世界上唯一一个悬挂着的教堂,所以获得了“悬挂教堂”(hanging church)的别名。原来旧开罗地区因为抽取地下水的缘故,整个地层都不同程度地下陷,悬挂教堂所在的位置原先是一座城堡,而教堂就建在架在两座塔间的木头上,下面全是空的。
从悬挂教堂出来后经过一个地层下陷的遗迹,再往前走,地层下陷得更严重,整片街区都是低于地表的。这些地下街道中至今仍留着几个非常重要的教堂,一座是耶稣曾到过的,另一座是摩西当年出埃及时出发的地方。西方游客参观这两座教堂时都非常虔诚,对我来说虽只是景点而已,但也能感受到一种肃穆的气氛。
回招待所仍是坐地铁,又快又省钱。晚上7点依约和Dr.H、Dr.N一起吃饭,我早已是饥肠辘辘,对埃及人来说却还太早。晚饭的内容是埃及风味的海鲜,因为埃及紧贴地中海和红海,所以可以吃到非常新鲜的海产:鲜到不行的海鲜浓汤、蘸着孜然粉的炸虾、包着辣椒的明火烤鱼,每一样都是那么好吃。吃饭的时候正逢一天五次的祷告时间,电视里、广播里都播放祷告的内容。我问他们为什么不需要去清真寺祷告,Dr.H告诉我,平常的祷告只要自己做就可以了,只有星期五才需要集中在清真寺做。
饭后两位Dr.陪我重回Khan Al-Khalili市场,晚上这里果然热闹得多,咖啡店里坐满了吸水烟的人们,以本地人居多,也有尝新鲜的游客。夜晚的Khan Al-Khalili给我的感觉非常好,因为它不是一个仅仅面向外国游客的景点,它是一个至今仍为当地人所喜爱的市场,游客们在这里选购旅游纪念品,当地人也热衷在这里购买金饰、地毯之类的。它不是一个仅供欣赏的标本,而是当地人的生活状态一种真实写照。我们在市场一直逛到11点才回招待所。路上,我看着车窗外通明的灯火和熙熙攘攘的人流,我知道,开罗人的夜晚才刚刚开始。
piloteer离线中   回复时引用此帖
旧 10-27-2002, 16:52   #6
piloteer
注册用户
 
注册日期: Apr 2001
来自: shanghai
帖子: 6,394
精华: 1
9月24日 开罗

晃悠的一天

早上一觉睡到11点多,正好赶在12点以前check out。今天晚上要坐火车去阿斯旺,开罗该去的地方也去得差不多了,今天没什么计划,把行李寄在前台后就轻装上阵,坐地铁到市中心。出站后开始漫无目的地闲晃,不知不觉来到尼罗河边。记得前两天经过尼罗河时,Dr.H曾说,初见尼罗河的人总是惊讶于这条世界蓍名的河竟然这样窄。对我来说,窄倒是其次,它的清澈才是最出乎我意料之外的,也许是听多了尼罗河泛滥的故事,印象中的尼罗河是与泥浆、黄土联系在一起的,总有些不相信尼罗河水清如许。真的,开罗的上空总是灰蒙蒙的,但尼罗河上的那一片天空却显得格外蓝一点。我站在一座不知名的桥上,看着蓝色的尼罗河静静地在脚下流过,还有远处开罗塔、河上的游轮和Felluca的点点白帆,想到接下来几天的上埃及之旅,心里就有种莫名的期待,终于有机会可以亲近这条梦中的河流了。
也许是我发呆的样子太过出神,不时有人把我当作迷途的羔羊想来拯救我,不过一来我的确不需要帮助,二来Dr.H警告过我不要随便接受路人的帮助,所以只能一口一句“No, thanks”。但这样一来再也没有冥想的闲情,拍了几张照片就往回走,居然在路旁发现一个网吧(4LE/小时),就赶忙给家里写信报平安,儿行千里母担忧,自从上次在西藏“失踪”三天把家里人急坏以后,我每次出门都坚持及时汇报行踪。
回到艾因夏姆大学已是下午4点,正是学生放学的时间,我在一家路边小店买了瓶冰冻汽水,停下歇歇脚,看着成群结队的学生经过,不禁想起自己的学生时代,曾经也很喜欢在放学后和好朋友一起在路边喝汽水,然后讲上老半天话才依依不舍地各自回家,只是不知何时,我开始常常回忆往昔了呢?正喝着,有一男二女忽然跑过来用中文问我:请问你是不是中国人?我有点吃惊,转念想起Dr.H 就在艾因夏姆大学中文系任教,他们应该都是Dr.H 的学生吧,一问之下,果然如此。他们显然比我更兴奋 ,一口气问了我一大堆关于“来埃及做什么”“你住在中国哪个城市”之类的问题。他们的中文发音都很不错,两个女生有点害羞,但交流起来基本上没什么障碍。Dr.H曾跟我说过,他们学校的中文系有近两百名学生,规模相当可观,教育质量显然也不错。告别前那男生帮我把汽水钱付了,还反复关照我有什么事尽管找他们。
5点多Dr.H接我去纳赛尔城,该城位于开罗连缘,是一座新城,规划整齐,马路宽阔,城内皆为高层建筑,用Dr.H的话说:就像北京一样。我们在城中一间餐厅吃晚饭,对埃及人来说,这时只是下午的开始,所以餐厅里只有我们这一桌。Dr.H告诉我开罗人吃饭的时间很随意,完全是想到就吃。这主要是因为单位里的上班时间各不相同,甚至不同学校的上课时间也是不一样的,难怪我无论什么时候上街都看见满街的学生呢。我以前还以为他们晚吃饭是因为天气炎热而形成的习惯,可Dr.H说这主要是城市中的习惯,农村的人们至今还保持按时吃三餐的传统。又聊起埃及好像有很多人体形偏胖,这一方面因为他们认为胖一点代表健康,另一方面是埃及人为了在炎热的天气中保持体力,所以饮食偏甜。今天的主菜是烤羊腿,味道很好,但一吃就饱。另有用葡萄叶包裹蒸的米饭卷,有点酸酸的,很适合在夏季食用,据说埃及人非常喜欢这类用香蕉叶、白菜叶之类裹着米饭的食物。饭后甜点是用大米和牛奶做的,被Dr.H称为埃及粥,后来成了我每餐必点的一种小吃。
吃完饭匆忙赶往火车站,堵车堵得厉害,搭上火车已经是晚上7:50,离开车只有10分钟。Dr.H给我买的果然是卧铺票,票价和飞机票相差无几,让我肉痛不已,不过买都买了,难得腐败一下也无妨。车厢里冷气十足,每个小间里有上下两张床,白天收起晚上放下,还有洗脸池、毛巾等等,反正我这个土人是从没做过这么豪华的火车,我这间只有我一人,更是舒服得一塌糊涂了。车开后不久就供应晚餐,比飞机餐还丰盛,只是我刚刚才饱餐一顿,真的什么也吃不下去,搞得那个长得很像多明戈的乘务员大叔失望得要命。8点多就困了,请多明戈帮我把上铺打开,他不知怎么弄出一把坡度很平的梯子,床也比我想的要宽很多,真的是物有所值哦。火车有节奏的前后摇摆加上累积了一天的疲劳让我很快就进入梦乡,我在埃及的又一天就在这一阵的晃晃悠悠中结束了。
piloteer离线中   回复时引用此帖
旧 10-27-2002, 16:52   #7
piloteer
注册用户
 
注册日期: Apr 2001
来自: shanghai
帖子: 6,394
精华: 1
9月25日 阿斯旺

寻访沉没的珍珠

早上4点半就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吵醒,多明戈大叔不停地对我说“breakfast”,我原本就不太清醒的脑子被弄得更加糊涂,什么时候埃及人改成这么早吃饭了?后来才明白他是误以为我要在卢克索下车,所以提前来叫我。于是继续蒙头大睡了一会儿,起床的时候发现落枕了,头只能向左转,稍稍向右一点就疼得要命。吃完一顿丰盛的早餐,正好8点,阿斯旺到了。
我这次没买LP之类的guide book,只是行前在网上查了些资料,所以事先也没决定要住哪家旅馆。出站后没走多远遇到一个拉生意的人,就先跟他去看看。那间旅馆叫Queen N. Hotel,房间还不错,带空调、冰箱和独立卫生间的单人房30LE,决定住下。安顿下来之后,又被那人拉着谈接下来两天的行程。因为从阿斯旺到卢克索的一段我想坐风帆船Felluca,事先又听说散客搭船可能比较困难,所以倾向于找旅行社。接下来就是你来我往的谈判过程,我把想要的行程告诉他,他开价给我。最后定下的行程是:阿斯旺水坝(High Dam)、菲莱神殿(Philae Temple)、植物园(Botanical Gardens)、飞机往返阿布辛贝神殿(Abu Simbel Temple)、从阿斯旺到Kom Ombu段尼罗河上两天两夜的felluca航行,以及从Kom Ombu坐车经Edfu到卢克索,他开价220USD,最后以126USD成交。我知道这不算是很便宜的价格,不过我讨价还价的水平实在有待提高,自己觉得差不多就行了。后去其公司付款,他们肯定觉得我作得要命,因为我不厌其烦地让他们在发票上把详细的行程以及款项中包含什么不包什么写了很长一串。
下午1点半旅游公司的中巴准时来旅馆接我,车是空调车,人也坐得不挤,所以对这家公司的第一印象还不错。车行约20分钟就到阿斯旺水坝。我想世界上的水坝长得都是差不多的样子,所以原先并没打算来此参观,不过既然行程中有这一处,门票也不贵,来看看也无妨,毕竟在我们的三峡大坝建成之前,这还是世界上最大的水坝之一。站在大坝上向南望去,是长达800公里的纳赛尔湖,大坝的建成,淹没了当地努比亚人的家园,也淹没了许多神殿之类的古迹,只留下这片平静的湖水。不过这里实在不是发思古之幽情的地方,加上当时正是一天中最热的时候,倒是让我们好好地见识了一下埃及南部的烈日。
下一站的菲莱神殿是我这次来阿斯旺的主要目的地,对她的向往一是缘于以前在网上看到的一张照片,二是因为她所供奉的Isis女神的那个传说故事。Isis女神是埃及最重要的神之一,被尊为大地之母和婴儿的守护神。当初Isis的丈夫Osiris被其弟Set杀害,其弟为防止他复活,将他的尸体肢解为14块,分别藏在埃及各地,Isis爱夫心切,历尽艰险,踏遍埃及所有地方将丈夫的尸体找齐,太阳神被Isis的祷告所感动,使Osiris复活了一段时间并成为冥神,Isis也在此期间受孕,生下老鹰神Horus。人们为了纪念这伟大的爱情,就在Osiris头颅当年被藏的菲莱岛上建了这座神殿。据说当年的菲莱岛景色秀美,被称为“埃及的珍珠”,只可惜这美丽的小岛的命运却很坎坷。1899年埃及第一次在阿斯旺修筑水坝,尼罗河水位的上升使菲莱神殿大部分没入水中,游客需要坐玻璃船才能参观。60年代建造阿斯旺第二大坝,水位再次升高,菲莱岛也随之全部沉入河底,所幸神殿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协助下迁移。整个工程非常浩大,先在已部分沉没的神殿周围筑起一条石堤,抽干里面的水后,再把神殿分拆成45,000块,一一编号后再在现在的位置重新组装起来。
我们坐船前往神殿,快速前进的小艇在深蓝的尼罗河上溅起白色的浪花,迎面吹来的阵阵清风让人感到轻松惬意。一路上可以看到许多岩石和小岛交错浮在水面,导游指着一处什么也看不见的遥远水面,说那就是原先菲莱岛所在的位置。船行没多久,就看见优雅的菲莱神殿依水而立,蓝天、神殿、还有水波荡漾的尼罗河,对了,这就是那幅曾让我为之惊艳的画面。“埃及的珍珠”已永沉河底,但这神殿本身又何尝不是尼罗河上的一颗明珠呢?
上岛后来到神殿入口,左右两侧各有一排长长的列柱厅,高高的柱顶雕着一个长着牛耳朵的女子面容,原以为那就是Isis本人,经导游介绍才知道是Horus的妻子哈托尔女神。因为长年浸泡在水中,所以这里的壁画多已褪色,列柱厅的顶部大半也已损毁,阳光穿过尚存的屋顶斜斜地照下来,光与影的奇妙结合为墙上的浮雕壁画带来一种独特的神秘气息。
神殿内部的屋顶倒都保存完好,不过因此造成采光不足,使人不能很好地观赏其全貌。导游仔细地向我们讲解壁画的内容,还特意把我们领到一处画着十字架的地方,告诉我们这是基督教入侵时在神殿内设的一座小教堂。但我还是觉得菲莱神殿的外部更吸引人,在主殿外的河边,有一座希腊式的小神殿,透过它中空的石柱大厅,可以看见其背后水天一色的美景,让人久久不愿离去。
回到旅馆时才5点,阳光依旧非常灿烂,稍稍休息了一会儿才再出门。先在市集转了一圈,买了点蕃茄补充维生素C。又沿着尼罗河走了一段,这里的空气很好,我站在河边,听着树丛中百鸟齐鸣,看夕阳在对岸一点点落下,也许就是这悠闲的感觉,使阿斯旺在我心里留下非常好的印象。晚上8点接到旅游公司的电话,说明早9:30来接我坐飞机去阿布辛贝(Abu Simbel),明天――又是令人期待的一天。
piloteer离线中   回复时引用此帖
旧 10-28-2002, 18:06   #8
越野饼干
模糊派掌门人
 
越野饼干的头像
 
注册日期: Sep 2002
帖子: 1,147
精华: 0
引用:
最初由 piloteer 发布
我发现,凡是mm,没有一个不中埃及毒的
难道是因为那绝世的克里奥佩特拉

我可不知道,我多年前就中了这毒了,现在病情减轻,不过有打算提前完成这个计划
__________________
http://www.zgor.com/65/image/index_3.gif
http://shimg.focus.cn/upload/photos/10620/gO4JuNfi.gif
越野饼干离线中   回复时引用此帖
旧 10-29-2002, 23:39   #9
piloteer
注册用户
 
注册日期: Apr 2001
来自: shanghai
帖子: 6,394
精华: 1
9月26日 阿布辛贝Abu Simbel

阳光为他而照


今天早上不用赶时间,原打算睡到8:30起床,实际上8点就起了。主要是因为我房里那恐怖的空调,制冷效果倒是很好,但每隔5分钟必然要轰鸣一下,让人意识到它正辛苦地工作,我也只好跟着它每隔5分钟惊醒一次,睡眠质量可想而知。

9:15下楼吃早餐,想到今天要在南方的烈日下行走,虽然不饿,也尽力往肚子里塞东西。9:30旅游公司的车准时来接我,这里的旅行社信誉还是不错的,只要接下这单生意,哪怕那天只有你一个人,也会派个人派辆车给你,今天我就是这情况。车行约30分钟到机场,导游在check in的柜台登记我的名字后,交给我一张从阿斯旺到阿布辛贝往返的登机牌,并约好下午2:30在机场接我。那登机牌实际只是张小纸片,上面既没我的名字,也没航班号、登机时间和座位号之类,不过考虑它是能送我回阿斯旺的唯一凭证,我还是把它珍重的收藏起来。

由于信息收集方面的失误,我一直以为从阿斯旺到阿布辛贝的陆路交通仍未开通,又担心晚了买不到机票而耽误行程,所以昨天一到阿斯旺就忙不迭地订了机票。实际上每天凌晨都有军车护送旅行车队浩浩荡荡地穿过沙漠前往阿布辛贝,那价钱比起飞机来真的是not material,另一方面两地间一天有好多航班,我那么急吼吼根本就是多余的,害我知道实情以后又好好地肉痛了一阵。不过我一向很阿Q的,尤其是在旅行的过程中,极其善于自我安慰,想想乌漆墨黑地爬起来坐车去,又在正午的阳光下穿过沙漠回,唉,多花点就多花点吧。

坐飞机去阿布辛贝的大多是旅行团,到登机的时候,我一个人的优越性充分显露出来了,不用呼朋唤友、拖家带口的,三两下就蹦上飞机找了个舱门一侧靠窗的位子。好象记得哪篇游记里看到过,在这一侧能有机会从空中俯瞰阿布辛贝神殿。我一路警惕性极高地望着窗外,生怕错过这稍纵即逝的景致,终于,在经过了30分钟的沙漠飞行后,我看到了像大海一样蓝的湖水,还有背山面水的阿布辛贝大小神殿。

出机场时有点茫然,虽然事先知道有航空公司的free bus前往神殿,但不清楚同机人坐的车到底是他们所在的旅行社提供的还是free bus。找了个机场工作人员,结果他很热情地把我送上车,还反复提醒我回程的时间。

确切地说,阿布辛贝大小神殿应该分别称为拉美西斯二世神殿(Ramses Ⅱ Temple)和纳菲塔莉神殿(Nefertari Temple),是拉美西斯为自己和最宠爱的妻子纳菲塔莉所建的庙宇。这两座神殿之所以那么出名,一来是因为大神殿入口处的四座拉美西斯巨像,二是因为当年它们从下游被迁往此处的历史性工程。在景区入口处的大厅里,反复播映着国家地理所拍摄的迁移工程纪录片,这片子我已不知看了多少遍了,现在我只想站在神殿前,亲身体会这不可思议的奇迹。

入口的地方是神殿山的背面,眼前除了这座土黄色的人造山,就是望不见边的纳赛尔湖,这里的湖水是一种非常漂亮的蓝色,以至于我后来一回想起亚布辛贝就会想到那深遂的蓝。绕过假山,就来到神殿正面,拉美西斯神殿真的大到只能用huge来形容,一下子就占满了我的全部视野,那四座拉美西斯坐像和以前在照片里看到的一模一样,只是大了不知多少倍。我心里一阵激动,顶着烈日一阵小跑冲向神殿。仔细看这里的拉美西斯头像,面貌非常俊美,一点也不输给黄金面具后面的图坦卡门呢。

在神殿外的经典角度拍照无数后入内参观,进入大厅首先看到的是左右两排各四尊拉美西斯立像,墙上的壁画非常清晰,颜色也保存尚好,壁画主要是描述拉美西二世英勇作战、奋力杀敌的场面,大厅两侧各有一些小室,墙上也都布满精美的图画。在神殿内部可以拍照但不能用闪光灯,我的相机自动补的是偏红的光,所以拍出的照片都显示出一种神秘的气氛。再往里的一个大厅中主要是祭祀场面的壁画,其中最著名的是拉美西斯拉着纳菲塔莉的手,一起向太阳神和老鹰神献贡的图案。拉美西斯对这位妻子的宠爱是显而易见的,不仅破例为她建造神殿,在所有祭祀活动中都偕她同往,还这样牵着她的手,一起走过千年。

也许是因为修建在山腹中的缘故,神殿纵向并不是很深。最里面的一个小房间有四尊坐像,分别是老鹰神、太阳神、黑暗神和拉美西斯二世,在神殿还没有迁移的时候,每年2月22日(拉美西斯生日)和10月22日(其登基日)太阳会慢慢射进这个距入口三十多米的房间,照在除黑暗神外的其他三座石像上。迁到现在的位置后,虽然经过多年的研究,仍只能使阳光在2月22日和10月23日照到拉美西斯像的脸部,无论是日期和照射面都无法达到以前的程度。

我猜拉美西斯二世是个非常自恋的人,所以才会在全国各地留下众多的神殿、石像让后人瞻仰,他也确实做到了,现在没有人会去关心他的样子是否真如雕刻的那样英俊,也没人会在意他是否确如神殿中那些壁画所描述的那样神勇,我们惊叹的是他留下的这些建筑艺术的奇迹。纳菲塔莉神殿的入口处刻着这样一句话--“阳光为她而照”,我总觉得这话用来形容拉美西斯二世恐怕更合适一点。这位“埃及的建筑师”唯一的误算可能就是没有把自己的陵墓造得更隐蔽些,以致让后人发现了他的木乃依,自己老而不朽的样子在埃及博物馆中供人参观肯定是他最不愿看到的吧。

参观完大神殿后再去旁边的小神殿,论气势当然和前者不能比,但因为主人是女性,所以整座神殿的中多以莲花为装饰,显出一种秀美的气质。大厅中的哈托尔女神头像石柱非常别致,壁画的颜色也比大神殿的保存得好一些。看完小神殿后时间尚早,于是又折回大神殿狂拍一通。出来时看到湖上几艘巨型游轮向我们驶来,我想在湖中看神殿应该更觉得壮丽吧。

12:50坐车回机场,等了一个多小时飞机才起飞。降落前报阿斯旺地面温度41度,果然回程路上热得受不了,关上车窗是闷热,开着窗就是吹滚烫的风,感觉像是坐在一个大热风炉里。

回到旅馆后先睡了会儿,然后去尼罗河边的网吧上网(5LE/30分钟),再给久未登场的Dr.H打电话报平安。埃及的公用电话还是很发达的,IC卡电话遍布全国各地,非常方便。后来在旅馆lobby被旅游公司的人拉住谈我去卢克索的行程,因为卢克索的景点比较集中,东岸的两座神殿步行也可至,所以我昨天没有预订在那里的行程,但今天好象玩得有点累,想想还要坐两天felluca,加上对这家公司印象不错,所以决定小小地腐败一下,两晚三星酒店的房费加卢克索两天的local tour,从60USD谈到30USD成交。明天就要开始我的felluca之旅了,希望今晚我的疲倦能战胜那台空调,让我睡个好觉吧。
piloteer离线中   回复时引用此帖
旧 11-18-2002, 23:44   #10
piloteer
注册用户
 
注册日期: Apr 2001
来自: shanghai
帖子: 6,394
精华: 1
9月27日 阿斯旺


我和尼罗河在一起

前晚还是因为空调的关系,睡得不好,下次再来埃及的话,我一定记得带副耳塞。7点多就醒了,离和旅游公司的人约定的时间还早,就先下楼吃早餐。刚下楼就觉得格外冷清,只有reception的男孩子对着我坏坏的笑:“你一定是早了一小时,我们今天改冬季时间了”怎么没人告诉我呢L,吃完饭后只好又回房间假装睡了一会儿。

8:30旅游公司的人准时接至尼罗河边的码头,坐Felluca游河中的小岛Kitchener’s Island。Felluca――努比亚人的风帆船,是航行在尼罗河上最富情趣的景观。几年前初见它的照片时就被深深地吸引了,高耸的桅竿和扬起的风帆,真的就是我梦想中的船的样子,所以来之前就把这两天两夜的Felluca之旅列为不可或缺的行程。当然不是所有人都会喜欢和适应坐两天的Felluca,毕竟要风餐露宿,方便的问题也不太方便,那就坐游轮好了,我觉得这两种船没有哪种更好,只有更适合你的那种。

一到码头就遇见前天同游菲莱神殿的一对法国夫妇,知道他们会和我同乘这艘船,觉得很开心,看他们也是很开心的样子,我对Felluca之旅的期望值又增加不少,同舟共渡,有好的旅伴是很重要的。我们到船上时,甲板上已经横七竖八地躺着几个人了,相互介绍后知道这里有7个人是要在船上待两天的,其他人只是上午坐船到岛上观光。我边上的伯伯就只坐半天,他是从印度来的,一脸和善的微笑,让我忽然想到它的邻国尼泊尔,一种很亲切的感觉涌上心头。伯伯知道我要在船上待两天,觉得很惊讶,千叮咛万嘱咐让我一定要小心。船长Taha和水手Mohamed都是当地的努比亚人,一老一少,一个负责掌舵一个负责放帆,一样黝黑的皮肤,穿着同款的白布长袍。Captain Taha应该50出头了,但笑起来让人感觉到一种孩子般的纯真,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坐他的船让我觉得很放心。
上午去的Kitchen’s Island上有个植物园,岛并不大,我们从东面上岛,半个多小时后到岛的西端坐船离开。既然是个植物园,当然是郁郁葱葱的,有南部埃及难得的清凉和安静。

重新回到船上后,船长宣布因为风太小,我们不能去象岛(Elephant Island)了。因为Felluca自身是无动力的,没有风当然就只能随波逐流了,所以大家并无异议。大多数人并不是很在乎去哪个景点,而是喜欢Felluca给人的悠闲感觉。一张顶蓬遮掉了炽热的阳光,斜靠在软垫上,看四周片片扬起的白帆,倘洋在水天一色间,真的是一种难得的享受呢。

11点半折返岸边,印度伯伯临走前又叮嘱我要小心,希望他也是啊,好人一生平安。船长给我们半小时去买水,我还要先去旅行社交那30USD。他们给我的vouch上只写这是在卢克索两晚酒店的房钱,我说不行,一定要加上两天的local tour,争执了半天,还是我这个“作人”得逞,拿到一张写得详详细细的凭证。

12点正式出发,船先开到附近一座小岛,船长拿着我们的护照复印件去岛上的警察局登记,这也是确保游客安全的一种措施。船漂得很慢,又不知为什么在一处岸边停了好久,船一停就觉得很热,不过既然大家都是带着轻松的心情来坐船的,所以并没有为此感到焦急。好在答案不久就揭晓了,我们是在等船上的最后一名乘客,居然是个中国女子。至此,船上的乘客都到齐了:来自法国的Francis夫妇和Franco夫妇、两个结伴而行的瑞士女孩、还有我们两个中国人,Francis很衷心地说替我感到高兴,终于也有个伴了。这位新加入的同伴J是在英国念书的学生,事先什么准备都没做就冲到开罗,然后把自己10天的行程以200英镑包给旅行社,每离开一个城市,当地的导游就给她一个信封,里面有下一站导游的联系方法和一些钱,据J说这种方法虽然原始,倒也确实有效,起码她已经顺利地逛完开罗和阿斯旺了。

船正式启航后就快得多了,横躺在阴凉处,尼罗河上的清风阵阵吹来,非常写意。我们渐渐远离城市,周围的一切也变得安静下来,不时可以看见成群的白色水鸟,还有在河上边唱歌边玩耍的努比亚小孩,大家就会兴奋地爬起来拍个不停。靠近河岸的地方是绿色的农田,再远一点就是无边的荒漠,给人强烈的视觉对比。

3点多吃午饭,都是Mohamed在船头弄的,内容是大饼、蔬菜色拉和一种绿色的丸子。说实话,事先对这小船上的饮食并没有太高的期望,但不知是不是因为肚子饿了,居然吃得很香。饭后一人一杯红茶,然后又跟船上众人解释中国人喝茶不习惯加糖。

下午风渐渐大起来,不过因为我们在河上走的是之字形,所以虽然感觉飘得很快,实际上所行的路程并不远。傍晚时我把舵从Taha船长那里抢过来,原先只想摆个pose拍张照的,居然发现掌舵并不难,只要在快到岸时转个方向就行了。船长乐得清闲,拿出竹笛吹起来,大家专心听他吹笛,我也就不知不觉掌了好久的舵。

Mohamed五点不到就开始准备晚饭,煎洋葱的香味把大家的胃口都吊上来了,不过一直等到天色全黑才弄好,晚上的主食是大饼和米饭,还有把土豆、洋葱和许多不知名的东西放在一起炖得烂烂的汤,味道很香。饭后船泊在岸边,我们边喝茶边唱歌,把几国民歌都唱了一遍,Mohamed也拿出手鼓敲了起来。Taha船长独自坐在船头钓鱼,这里水那么浅,加上我们这么吵,所以没人指望他会钓上什么,谁知居然真给他钓上一条一尺多长的有胡须的鱼,大家手忙脚乱地帮他把鱼装在袋子里,又掀起一阵高潮。不过今天大家都有点累,没多久就想睡了,船长把顶篷和帆都收起来,我们躺在甲板上,睁开眼就看见满天繁星,真有点不舍得睡了。星光、鸟叫、虫鸣和偶尔驶过的游船马达的声音,这个晚上我和尼罗河在一起,我会永远记得。
piloteer离线中   回复时引用此帖
旧 11-26-2002, 01:17   #11
piloteer
注册用户
 
注册日期: Apr 2001
来自: shanghai
帖子: 6,394
精华: 1
9月28日 阿斯旺——Kom Ombu

我们的水上生活

早晨五点不到,附近村庄清真寺的祈祷广播准时把我叫醒,一睁开眼就看见高高的桅杆和天上明晃晃的月亮,天还没全亮,同伴们也都没醒。凌晨的气温和白天相差很大,Mohamed昨晚给我们每两人一条毯子,当时因为满是煤油味被我扔在一边,现在却已严严实实地盖在身上,实在太冷,什么干净和气味都比不上温暖来得重要了。

等我从岸上逛了一圈回到船上时,Mohamed正在河里洗碗,驴子和水鸟们也来洗澡,一时之间好不热闹。太阳升得很快,大家陆续起床,各自拿一瓶水蹲在船边刷牙洗脸,大家都是一样的不干不净。这时Mohamed已用河水煮好了红茶。早餐照旧是大饼,还有香喷喷的煎鸡蛋和乳酪。我们吃饭的时候,船长把昨晚钓到的鱼拿到附近的村子里去卖,让我们小小的失望了一阵,原先还以为今天可以尝尝鲜呢。

饭后不久即离岸,不知为何船长没有马上把帆张开,自己钻到甲板下睡觉,Felluca也无人掌舵,只是顺水漂流,速度很慢。我们这些乘客整个上午都在聊天,经过一天的相处,大家都熟悉起来,Francis夫妇来自法德边界的一个小城市,Franco夫妇来自巴黎,两人是3年前攀登乞力马扎罗峰时结识的,来自瑞士的两个女孩打算在非洲进行4个月的旅行,埃及只是第一站,接下来她们要经肯尼亚、坦桑尼亚等国,一直走到南非,让我好不羡慕。

近12点,船长起床后才正式扬帆,今天风比昨天大,所以一把帆打开,船速就快了好多,有种乘风破浪的感觉。我们在河上走的是“之”字形,船身会不时向一边倾斜,我顺势把脚伸到水里,然后迎着风把脚吹干,感觉只有一个爽字可以形容。

中午饭后,Francis主动帮忙洗碗,Taha船长也下水洗澡,Francis看见后就先在近处把碗刷一遍,然后专门跑到远处上游一点的地方,用水冲干净,结果大家一致公认他在洗碗方面非常professional,他自己也觉得相当得意。下午的时间大家各自睡觉或看书,因为事先都有所准备,所以也不会觉得无聊。我和J拿着她的guide book一本正经地向Taha船长学起阿拉拉伯语,谁知一个“你好”就分成“太阳没升起来时说的”、“太阳在天空正中时说的”和“太阳下山以后说的”好几种说法,把我们搞得晕头转向,没多久就放弃了。

下午4点左右,Mohamed开始准备晚餐,根据昨天的经验,从煎洋葱开始散发出香味到我们吃到饭大约需要两个小时,果然又等到饥肠辘辘。今天晚上非常热闹,我们停船过夜的地方有四只Felluca停在一起。晚饭后的余兴节目是“猜猜我是谁”和“推理探案”,我们唯一的共同语言是英语,但它不是我们任何人的母语,所以整个游戏的过程倒也非常有趣。

临睡前,Francis忽然说:“大家都说喝过尼罗河水的人一家会再回到这里,我们这两天和她那么亲近,一定会有机会再回来的。”希望真是如此吧。
piloteer离线中   回复时引用此帖
旧 11-29-2002, 16:53   #12
civ
注册用户
 
注册日期: Oct 2001
来自: shanghai
帖子: 9
精华: 0
Talking

开始我还以为是zgg去埃及晒太阳呢,hehe
civ离线中   回复时引用此帖
旧 12-04-2002, 12:39   #13
island
注册用户
 
island的头像
 
注册日期: Dec 2002
来自: Beijing
帖子: 934
精华: 1
Unhappy

尼罗河的阳光如此令人目眩
island离线中   回复时引用此帖
旧 02-07-2003, 12:05   #14
piloteer
注册用户
 
注册日期: Apr 2001
来自: shanghai
帖子: 6,394
精华: 1
10月1日 卢克索

远去的彼岸

早晨5点刚过就醒了,因为担心睡过头,所以昨晚睡得不太好。6点下楼早餐,又碰到昨天那个侍者,他再次提出让我拿吃的走,照例还是谢绝了。没想到等我吃完,他居然真拿了个装满面包和鸡蛋的塑料袋来给我,还示意我赶快收起来,再推迟就有点尴尬了,只能笑纳。

今天上午的目的地是尼罗河西岸的国王谷和王后谷,希望能在1点半前回来,正好能搭2点那班车去Hurghada。我7点准时check out并寄好行李,但旅游公司的车晚了将近半个小时才到。

古时的埃及人以尼罗河为界,河东的日出之地是活人的世界,人们在这里居住生活、供奉诸神,而河西的日落之处则是死者安息的世界。所以我们今日所见的神殿之类都在东岸,金字塔、陵墓和祭殿则在西岸。我们的车驶过河上的卢克索大桥,一路向西,奔向那个历代法老与后妃们长眠的山谷。

国王谷(Valley of the Kings)位于大山环抱中,放眼望去,满目皆是黄色砂土,看不见一丝生命的迹象。谷中已挖掘出陵墓64座,其中15座现在开放参观。10LE的门票可任意参观3个坟墓,如果要拍照的话,需要5LE/墓。大家在车上已经与导游沟通过,选了3个一致认为比较有特色的。

第一个是图模西斯3世的坟墓(Tomb of Tuthmosis Ⅲ),它的结构比较特别,是建在高处的山石中的,而不是像谷中其他陵墓那样从地面往下挖建。所以需要先爬一段铁梯子,钻进墓道后再弯着腰往下走。墓室还分上下两层,下层中的壁画相对更精美一些。因为此墓属于国王谷中年代较早的,所以墙上的壁画较简单,被整齐地分割成一个个很小的矩形,内容以象形文字和单线条图案为主。不过总的来说色彩都保存得相当不错,让人很难把3500年的历史与眼前所见联系起来。同来的一群苏格兰女孩不断地用amazing之类的词表达她们的激动和震憾,我反正是孤家寡人,就把所有的观感埋在心里好了,真要让我说的话,又该能用什么字眼来描绘此时的心情呢。

坟墓虽美,却非久留之地,加上里面极其闷热,感觉好象洗桑拿一样,所以没多久就离开了。接着去拉美西斯三世墓(Tomb of Rameses Ⅲ),长长的墓道墙上画着反映法老生平的图案,比图模西斯3世墓中的果然要精致许多,色彩也更鲜艳。墓道两侧还有一些小室,用于放置陪葬品。墓室中的图案则以法老死后被诸神接引到另一世界的内容为主,也有一些反映人们日常生活,如种树、吃饭之类的内容。最后参观的拉美西斯六世墓(Tomb of Rameses Ⅵ)据说是国王谷中最大最漂亮的一座,因为游客太多,所以规定导游不得入内,以减轻里面的负荷。在我看来结构与前一座大同小异,比较特别的是主墓室里巨大的石棺,还有屋顶所绘的手举太阳的天空女神。墓室和石棺中当然早已空无一物,古埃及人制作木乃依的高超技术能使死者“不朽”,但装满财宝的墓穴却最终难逃盗墓者的光顾,有些盗墓者顺便把木乃依一起带走,有些为了拿走死者身上的珠宝甚至割断尸身的手脚,这恐怕是当年苦心建造这些墓穴的法老们不曾料到的吧。

离开国王谷前往王后谷(Valley of the Queens),这里实际只有3座墓穴可供参观,其他那些因为只剩空空的墓道,所以只能看到地面上的一个个洞口。王后谷中的纳菲塔莉墓(Nefertari Tomb)号称埃及最美丽的陵墓,是拉美西斯二世为他最宠爱的王后纳菲塔莉所建。此墓门票昂贵(100LE),每天限进150人,每人只能在其中停留10分钟,且严禁照相。据Franco太太说,科学家曾做过论证,每天如果进入的人超过150人,所呼出的二氧化碳和水分超过一定量,就会影响墓中壁画的保存。果然一走进墓道便看到许多粗大的管子,用来吸走墓中的水气。

我第一眼看到墙上的壁画就明白什么叫作“值回票价”了,或者应该说是“物超所值”。所有的颜色都极为鲜艳,除了极少数破损的图画外,其它都好象是刚刚上的色一样。有人忍不住问守墓人这到底是不是真是3000多年前的原色,得到的答案是肯定的。撇开色彩不谈,画中的图案也都相当精美,尤其是纳菲塔莉本人的画像。这位埃及历史上最著名的美人身穿白色纱裙,丰腴的手臂透过白纱若隐若现,非常逼真。10分钟很快过去,管理员微笑着催促我们离开。也许在这个地方,时间原本就是过得极快的,3000年的光阴也只是一瞬间的事,不然怎么解释那历久弥新的色彩呢。

谷中的另两座墓相较而言就显得乏善可陈了,只是随意地逛了一圈就前往下一站的Temple of Hatshepsut。这座埃及历史上唯一的女法老Hatshepsut为自己所建的祭殿,是在整座山壁中开凿出来的,共有三层,每层排列有整齐的廊柱,气势相当恢宏。不过因为Hatshepsut死后神殿遭其继子破坏,所以内部装饰大多没有保留下来。殿中有这位女法老作男装打扮的雕像,她一直以男装示人,以显示她和男性并无区别,完全可以胜任男人的工作。只可惜她死后,所有的功绩都被继子尽力抹杀,连这神殿也难逃厄运。

回程路上,我们在国王谷入口处的曼侬巨像前停留。这两尊石像风化严重,面容全毁,但几千年来默默地守护,早已使它们成为国王谷的标志景观,也是游客们的必到之地。

下午1点半回到酒店取行李,正好能赶上去Hurghada的车,心中暗叫庆幸。谁知那位导游却不知从哪里跑出来,硬要向我推销在Hurghada的行程。我原本就无意于此,加上担心赶不上车,所以甚不愉快。其间Francis夫妇来和我告别,他们要回开罗去了,见此情景非常不放心,反复向我确认一切都好之后才离开。

好容易在2点左右脱身,到车站的时间刚刚好。2点半准时开车,车子是空调大巴,坐得还算舒服,但一路不断停车,好在沿途尽是绿色的农田,看看风景也不觉得时间过得慢。车过一个大城市后就开始在荒漠中穿行,窗外景色变得很单调,我知道我和尼罗河已经渐行渐远了。

买票时车站的人告诉我只需要4小时就能抵达,实际上直到晚上8点才到红海之滨的Hurghada。一下车就被旅店拉客的人包围,随便找了家靠着海边的。到了那里发现靠海是不假,但周围有很多烂尾楼。不过旅店的屋顶花园倒真是很合我意,虽然只是简单地放了几把藤椅,而且一片漆黑中也看不见海,但一阵阵清爽的海风很快就把积蓄了一天的疲劳给吹散了。我要的是带卫生间的单人间(20LE),洗澡时却发现水小如眼泪,伙计说这里的水最大就是这样,只能跑到公用浴室去洗。

后上屋顶与店主谈明天的浮潜事宜,他开价80LE,因为比卢克索的旅游公司便宜,所以一下子忘了还价就同意了。店主还介绍了来自法国的V给我认识,她打算在这里住3个月,天天去潜水。看得出V是个潜水发烧友,她强烈推荐我去潜水,说是比浮潜容易得多。实际上我此行埃及的主要目的是看古迹,把Hurghada安排在行程中也只是为了看看红海是什么样子,前两天听了Franco太太的介绍才下了浮潜的决心,至于深潜真是没什么心理准备。说起准备,才想起自己连泳衣都没带,忙打听哪里能买一件,结果V马上很热心地借了一件给我。晚上剩下的时间都坐在屋顶吹海风,虽然还没能一睹红海的尊容,但已经是和前几日截然不同的感受,而白天那彼岸的风景也在我心里渐渐远去了。


作品上载:
__________________
海龟+海螺
piloteer离线中   回复时引用此帖
旧 09-11-2005, 21:35   #15
越野饼干
模糊派掌门人
 
越野饼干的头像
 
注册日期: Sep 2002
帖子: 1,147
精华: 0
回复: 时空交错的旅程-我在埃及18天

奇怪,竟然现在看到这篇,有些惊讶
一直到前些天我才知道那些古代传说是怎么回事
说实在,埃及是我最早中下的重毒,但是随着人长大,竟然不再那么热衷了,而当年中毒的原因也是无厘头,只是自小反复的梦境罢了
__________________
http://www.zgor.com/65/image/index_3.gif
http://shimg.focus.cn/upload/photos/10620/gO4JuNfi.gif
越野饼干离线中   回复时引用此帖
旧 09-12-2005, 03:55   #16
北非观察哨
注册用户
 
注册日期: Mar 2005
来自: 北非
帖子: 78
精华: 0
回复: 时空交错的旅程-我在埃及18天

喝过尼罗河水的人一定会回去的
من يشرب من نهر النيل يرجع اليه
北非观察哨离线中   回复时引用此帖
旧 09-12-2005, 10:40   #17
越野饼干
模糊派掌门人
 
越野饼干的头像
 
注册日期: Sep 2002
帖子: 1,147
精华: 0
回复: 时空交错的旅程-我在埃及18天

引用:
作者: 北非观察哨
喝过尼罗河水的人一定会回去的
من يشرب من نهر النيل يرجع اليه

...
最近在看历史读本,看见那个女王的画像竟然是个欧洲长相,跟木乃伊金棺很不一样啊
真实的到底是什么样呢?
__________________
http://www.zgor.com/65/image/index_3.gif
http://shimg.focus.cn/upload/photos/10620/gO4JuNfi.gif
越野饼干离线中   回复时引用此帖
旧 09-12-2005, 16:11   #18
北非观察哨
注册用户
 
注册日期: Mar 2005
来自: 北非
帖子: 78
精华: 0
回复: 时空交错的旅程-我在埃及18天

引用:
作者: 越野饼干
...
最近在看历史读本,看见那个女王的画像竟然是个欧洲长相,跟木乃伊金棺很不一样啊
真实的到底是什么样呢?

金棺的主人是图坦卡蒙是个男的。古埃及人当然不是亚洲长相也不是非洲长相,跟现在的埃及人也长得不同
北非观察哨离线中   回复时引用此帖
旧 09-12-2005, 21:44   #19
越野饼干
模糊派掌门人
 
越野饼干的头像
 
注册日期: Sep 2002
帖子: 1,147
精华: 0
回复: 时空交错的旅程-我在埃及18天

引用:
作者: 北非观察哨
金棺的主人是图坦卡蒙是个男的。古埃及人当然不是亚洲长相也不是非洲长相,跟现在的埃及人也长得不同

这一问问的太匆忙,以前以为埃及艳后也好,图坦卡门也好,都该长成壁画金棺那样。而且历史读物里面提起图坦卡门同他的金棺长了一模一样,这分明与前段时间地理杂志封面那个还原模型相去很大,所以很奇怪。
而且总觉得埃及人应是同其他欧洲人长相很不同的,现今的埃及难道已经与欧洲人种完全同化了?
观察兄行的多见识广,能否拿点照片来看看
__________________
http://www.zgor.com/65/image/index_3.gif
http://shimg.focus.cn/upload/photos/10620/gO4JuNfi.gif

此帖于 09-12-2005 21:47 被 越野饼干 编辑.
越野饼干离线中   回复时引用此帖
旧 09-13-2005, 05:10   #20
北非观察哨
注册用户
 
注册日期: Mar 2005
来自: 北非
帖子: 78
精华: 0
回复: 时空交错的旅程-我在埃及18天

饼干,这个问题真把我问住了。先说现今的埃及人吧,各种长相、肤色都有,历史上多次民族融合的结果。比如,埃及近代的君主、也就是埃及版“民治维新”的领袖穆罕默德·阿里居然是阿尔巴尼亚人。法国殖民统治的时候也留了不少混血后代。要说埃及人长相上有特点的地方,我认为是不少人有一种很漂亮的鼻子,可称埃及鼻子,穆巴拉克总统是个典型,就不用上照片了吧。现在的埃及人跟法老时代的埃及人已不是一个民族了,如果要找的话,占埃及人口十分之一的科普特人的法老血统应该多一些。科普特这个词同EGYPT这个词是不是很象?古代埃及人也是不同朝代人种有可能不同。真人长相和画像确实不太一样,但我觉得是正常的,毕竟领袖人物喜欢被画得英俊一些,当时的绘画雕塑水平和理念与现在也不同。拉美西斯二世木乃伊和雕象简直是两个不同的人呢。离开埃及时间太长,古埃及历史太杂乱,观察兄记性又不好,所以只能胡说这么多,有可能不准确,所以不负文责。欢迎各方大仙批评指正。
北非观察哨离线中   回复时引用此帖
旧 09-14-2005, 10:53   #21
越野饼干
模糊派掌门人
 
越野饼干的头像
 
注册日期: Sep 2002
帖子: 1,147
精华: 0
回复: 时空交错的旅程-我在埃及18天

观察兄果然是行万里路的百科全书,羡慕佩服! 最近在哪玩呢?

还有zgg怎么自己都消失不见了
__________________
http://www.zgor.com/65/image/index_3.gif
http://shimg.focus.cn/upload/photos/10620/gO4JuNfi.gif
越野饼干离线中   回复时引用此帖
旧 09-14-2005, 16:40   #22
北非观察哨
注册用户
 
注册日期: Mar 2005
来自: 北非
帖子: 78
精华: 0
回复: 时空交错的旅程-我在埃及18天

引用:
作者: 越野饼干
观察兄果然是行万里路的百科全书,羡慕佩服! 最近在哪玩呢?

最近还在北非闲逛呢。下一个计划是去西西里看埃特纳火山,不知道能否实现。
北非观察哨离线中   回复时引用此帖
旧 09-20-2005, 10:19   #23
越野饼干
模糊派掌门人
 
越野饼干的头像
 
注册日期: Sep 2002
帖子: 1,147
精华: 0
回复: 时空交错的旅程-我在埃及18天

引用:
作者: 北非观察哨
最近还在北非闲逛呢。下一个计划是去西西里看埃特纳火山,不知道能否实现。

大家都很开心,咋就我生活特枯燥
__________________
http://www.zgor.com/65/image/index_3.gif
http://shimg.focus.cn/upload/photos/10620/gO4JuNfi.gif
越野饼干离线中   回复时引用此帖
回复


主题工具
显示模式

发帖规则
不可以发表新主题
不可以回复主题
不可以上传附件
不可以编辑您的帖子

vB 代码开启
[IMG]代码开启
HTML代码关闭
论坛跳转



所有的时间均为北京时间。 现在的时间是 04:22.


NewvBB Core 1.1 Final - vBulletin v3.0.3
中文化与插件制作 NewVBB.com™ 2021。
友情连接        
摩托车.上海.中国        
         
         
         
         
         

上海市通信管理局
沪ICP备010502
沪ICP备05000578号